花游名将常思奥运后不得闲 称忙完比赛就恋爱

花游名将常思奥运后不得闲 称忙完比赛就恋爱

  伦敦奥运会结束了,北京姑娘常思不再是那个平凡的花游女孩。她和队友们一起站上了奥运会花游群体项目的亚军领奖台,这是中国花游队的历史最好战绩。

  常思仍是奥运会前的那个常思。作为运动员,新的竞赛在等着她,她回到训练场备战10月份的世界冠军赛;作为家人的法宝,她归国的第二天就去给奶奶过诞辰;作为26岁的年轻人,她急着想去念书,也急着和心仪的良人谈场恋爱。

  昨天,记者通过德律风联系到常思。她从伦敦回来一个礼拜了,无非基本没捞着休息,昨天,她就回到北京队按部就班地训练了。“累啊!”常思笑着对记者说,“当运动员不就这样么。”

  这个时候,不知常思有不想起国家队中日祖国主帅井村雅代对她的“劝诫”:“常思,当前你要学会‘偷懒’啊!不能总那么拼命的!”

  没空陪家人

  归国后不闲着 收到妈妈的礼物

  常思的爷爷是相声泰斗常宝华,当初正是爷爷的鼎力支持才让常思走上了花游这条路,爷爷也是常思最忠实的粉丝。

  但常思13日归国到往常,却没什么机会好好陪爷爷,全家人一共就在一起吃了两顿饭,常思从家人那里失掉的礼物也只是两束花。

  “第一天去接受了个采访;第二天她奶奶过诞辰;第三天井村熬炼过诞辰……”昨晚,常思的妈妈在德律风里给记者细数着女儿归国后的日程,“每天都不闲着,没在家里呆过一整天,我们一家三口到往常也没本身吃过一顿饭。”

  此次奥运会,常思的妈妈公费去了伦敦,到现场为女儿加油。“初赛
去了现场,决赛没弄到门票就看的电视直播。”她告知记者。

  就算看直播,也把常妈妈严重得够呛,“中国队最初一个退场,之前西班牙队表演得也真是不错啊,我就怕裁判们把分给打高了。分一进去,没到97!我晓得,中国队只要不失误,银牌应当有戏了。”

  中国队最终播种银牌,常妈妈替女儿高兴,但她也很心伤。“女儿走到往常,我晓得她有多辛劳,真是不想让她再练了。”她说。

  “我们和常思的梦想都很简略,没想过拿不拿奖牌,最起头就是希望她能加入奥运会。往常她不光加入了奥运会,还拿了银牌,我得犒劳犒劳她。”常妈妈说,在机场的免税店,她给常思买了一瓶路易十三、一瓶黑方。常思不饮酒,但却喜欢搜集洋酒。“她喜欢看那洋酒瓶子,里面酒的颜色也很漂亮。”常妈妈说。

  带熬炼逛街 陪井村买衣服 被劝说要会偷懒

  8月16日,花游队归国的第三天,正好是队中的日籍主熬炼“花游教母”井村雅代的62岁诞辰。从备战北京奥运会起头,井村就陪在中国姑娘身边,她一次又一次把中国花游带上新的巅峰。

  往常,奥运会结束了,刷新全队历史最好战绩的花游姑娘们固然
要为井村熬炼好好于个诞辰。她们把井村带到KTV,群体为她贺寿,大家好好热烈了一番。随后,常思又接受了一个“特殊任务”――带井村逛街。

  井村在中国呆了很多年,但忙于带队训练的她从不好好逛过北京城。此次归国之前,井村雅代提出,想去秀水街做一身传统的中国服饰,作为本身在中国执教的纪念,而向导的任务,固然
就落在了队中唯一的北京人常思身上。

  为了陪好熬炼,常思特地
找了个会开车又能讲英语的朋友来充当司机兼翻译。一进了秀水街,井村就被人认了进去,店主拉着她合影,还二话不说就给了个低价。但就这样常思还不满足,硬是帮井村又砍下了400多元。

  “一身黑色的开襟,料子很好,1000多元,还行吧?”常思对记者说,“第二天就做好了,井村穿着很漂亮啊!”

  穿上中国传统服装的井村,让常思有点“不敢认”了。在国家体育总局训练局内,没人不晓得花游队的井村雅代,她的“魔鬼训练”让人想想就害怕,每天,花游队都是最初一个到食堂吃午饭的队伍,不到下昼1点,基本见不到人。

  名义看起来凶巴巴的井村,其实心里非常喜欢常思这位中国弟子。据国家队的中国熬炼张晓欢透露,出征奥运会之前,井村特地
对她说:“常思这孩子心重,熬炼说什么她都邑想良久,这段时间,你就别再给她指出问题啦。”

  这个“内情”,常思并不知情,无非井村临行前对常思说的话,却让她对这位“魔鬼教头”有了和以往差别的看法。井村告知她:“常思,当前你要学会‘偷懒’啊!不能总那么拼命的!”

  未来有规划 已有固定目标 忙完竞赛就恋爱

  26岁的常思在国家队已不算年轻了。常思的妈妈不想让女儿再接续练下去了,常思也晓得本身能留在竞赛场上的时间不多了。正由于如此,她才分外珍惜。

  今年10月,常思要随北京队加入世界冠军赛,来岁她们还要加入全运会,作为队中当仁不让的中心,常思要统筹群体项目和双人项目。

  在这种情况下,服役尚无被常思排进日程表。无非,闲下来的时候,她已起头为本身服役后的生活打算了。

  常思11岁起头进入专业队练习花游时,家人就曾为她废弃学业而惋惜,常思告知记者,她会在服役后弥补遗憾。“如果服役了,仍是想去念书,念个研究生。”她说。

  另外,26岁的常思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齿,但长年的训练竞赛让她不太多空闲来处理团体问题。常思和她的妈妈都对记者透露,其实往常常思身边有了“那么团体”,然而往常二人尚无正式确定恋爱关连,这也是目前最让常妈妈牵挂的事。

  “等忙完竞赛,下一阶段的目标就是这个!”谈起“那么团体”,常思大笑着对记者说。(张岩)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dmsdance.com

Back To Top